2018年8月11日

儿子的大学——没有室友的大学

这篇《没有室友的大学》席卷了这几天的朋友圈微信群QQ群,连续的两遍阅读让我倍感任重道远,赶紧放下轻松重拾紧迫感,再去深感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深刻含义,是啊,你必须不停地奔跑,才能留在原地。



大学,可以迷茫,却不能迷失自我。

一篇北航家长的文章,没有室友的大学,讲述了孩子寝室4人如何大三下开学变成了1人

儿子大三下了,这学期开学,他没有室友了。他说,妈妈,我现在是“博士生”待遇了,大概全校只有我一个,没有之一。就像楼上落下的最后一只靴子,我终于不用再等了。最后一位室友被退学了。从最开始的不忍,不相信,不接受,到最后已经麻木了。

2015年大阅兵的第二天早上,我们全家怀着忐忑的心情,抵达北京,开启了儿子的大学生涯。说实话,儿子考到北航,我一点点也不惊喜和激动,相反,有些惴惴不安。我的孩子我了解,他更擅长文科,其次是理,而所录取的专业恰恰是最不擅长的工科——飞行器设计。我私下认为,哪怕是电子信息或者计算机类都要好一些。



可是没有如果。也许是地域差异,外省这个专业趋之若鹜,我们却稀里糊涂的进了北航王牌专业,认识了他的四位优秀的室友。为啥说室友优秀呢?因为他们都是高分,河南的小C,690,优秀学员,北京的小W,672,清华擦边,儿子是全寝室年龄最小分数最少的一个。于是,我们压力山大。

第一学期,他们底子太厚了,儿子却遇到了画法几何和工科数学分析,两座大山。他不是不学习,而是太认真了。我说,数分就是背会公式,考啥学啥,会应用就行。他说,我必须知道公式是咋推导出来的,否则我考试会紧张。天啊,数学教授也不一定都能推导出来啊!可想而知,他学得有多难。再说画法几何,他说,妈妈,为什么别人一看就会,我却不行,我不是没有空间想象能力,我是觉得看到的东西本身就是立体的,为啥还要画啊!我和他爸爸崩溃了,恨不得从单位寄几个零件让他画。他每天都很着急,我劝他,你室友都不急,你急啥?他说,你不知道咱们是老少边穷省吗?好吧,天道酬勤,第一学期和室友们不相上下,中等偏上。

第二学期,画法几何进化成了机械制图,物理紧随其后。大学物理和数分一样,他非得要知道所有的公式从哪里来,我说,教授也要有方向啊!他们能把所有的声,光,电,力都学通吗?C语言做不出作业程序,他气得嗷嗷叫,他室友却一个忙着谈恋爱,减肥,跑马拉松,一个悠然自得地沉迷于英雄联盟中。儿子从开始看人家打游戏,到上手玩儿两把,时间悄然而逝,期中考试,数分和制图一塌糊涂,他暴跳如雷。我说怎么就不能跟室友学学淡定!他说人家学过画画,高中底子厚,各省选修不一样,参加过竞赛,C语言抄作业,你的孩子做不到啊!好吧,知耻而后勇,咧咧钩钩,成绩中等偏上,大一终于结束了。后来才知道,底子厚的室友英语四级弃考,机械制图,C语言挂了。要不是儿子心血来潮替他上课,暑假的课程也差点被挂掉了。

大二上开始,基础物理实验,理论力学等粉墨登场。儿子和室友选的老师不一样,作息时间更不同步了。唯一知道的是每晚都是伴着他们的游戏声,主播声入睡,早上自己爬起来洗漱吃饭上课时,他们还在冬眠。他说自己练就了一身有灯光有音效的睡觉本领。儿子傻傻的以为,他们都有考试通过的本事,其实,付出与回报,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,期末考试如约而至,底子厚的淡定的室友已经没有任何老底可吃,结果可想而知,儿子已经张不开嘴问他们挂了几科。

大二下学期,材料力学,空气动力学,热工基础等等一系列专业基础课纷至沓来。儿子忙得昏天地暗,室友却补考不去,四六级不考,一个每天怡然自得地沉浸在虚拟世界,一个和系花进行着分分合合的偶像剧爱情,享受着天堂般的大学生活。然后,期末考试,寝室搬家,一个外班的室友回到本班寝室,四人寝室变成了三人,好吧,少一个人,少了主播声音,儿子满怀期待以为他俩该学习了吧!可是,他太天真了,两年的时间,已经荒废,从头再来谈何容易!

大三在平静祥和中开始,注定不能在美没好愿景中度过。轰轰烈烈的爱情在热工白卷,五科全军覆没中戛然而止,现实世界的残酷戳破了虚拟世界的美好,都说亡羊补牢,为时不晚,家长,导员,班任轮番上阵,甚至儿子一直都在磨破嘴皮的参与这场挽救失足青年的大行动中,但只能是杯水车薪。好在北京的妈妈清醒明智,果断的在结局不可收拾前给孩子办休学,总算能缓缓吧!但愿下一年把该补过的都补过。昔日的优秀学员,连休学的机会都没有了,只能和学校签协议试读,本学期全过,以前的补过一科,于是成了两人寝室。尽管学校网开一面,给了最后一次机会,可是你怎么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啊!家长没收了电脑就上网吧通宵,选了最好过的人机环境专业却不去上课,不考试,自我放弃。

3月3日,正月十六下午,儿子到校了。他说,“妈妈,太可怕了,室友的东西都不见了,寝室只有我自己了。就像楼上的那只靴子,我一直在等它落下来,终于还是来了。我永远记得我们四个满怀梦想兴高采烈地去军训,去撸串,英语分班考试,我们三个A,名副其实的学霸寝,第一节数分去晚了,没有位置,趴在窗台上记笔记……我做不出作业他们安慰我,我过生日他们给我买礼物……我要是再有一点点影响力,他们是不是就可以留下?”我说,“儿子,种瓜得瓜种豆得豆,我们都无力改变别人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。”

大学,从来就不是天堂,也不是保险箱。考上所谓的好大学,只能代表十八岁以前的努力和家长学校老师的坚持,上大学以后的路,才是每个人自己走的足迹。只愿,儿子690的优秀室友,回到那个高考大省的同时回到现实世界,重头再来。672的室友,虽然晚一年,能顺利毕业。

两年半的时间,有人把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,有人逆袭成功。儿子现在终于承认,就算是老少边穷省份,如果自己当初能分到学霸寝,并且足够努力,也一定会有机会保研,现在只能背水一战。好在,室友在时,就像活生生的镜子照着他不敢懈怠,没有室友,无从知道别人有多努力更不能懈怠。两年的时间,儿子还是擅长文科,选的国际公法,票据法高分通过,读了很多很多哲学历史,写的文章见解颇深,同时,翻越了一座座自己设置的大山,选择并喜欢上了飞行器设计——流体力学,尽管前路漫漫,没有室友,注定要孤独前行,幸好,有书,有文,还有坚持和毅力相伴……

——我写下这篇文章,不是要说自己的孩子有多么好,只想警醒大家,自古玩物多丧志,网络游戏和游戏人生的态度,毁了一个个优秀的孩子,把活生生的人变成了没有感知的行尸走肉。大学,可以迷茫,却不能迷失自我。

分享给已经读大学和即将读大学的孩子们!

一键分享

公告

2017年2月18日更换新模板 2018年10月4日撤换七牛链接

版权

内容采用创作共用版权 CC BY-NC-ND/2.5/CN 许可协议
图片存贮by七牛已失效

公告

欢迎加入谷歌blogger交流群:125691905 设计:臧超 Github代码 本站开源
Copyright © 臧超地理频道 | Powered by Blogger Design by ronangelo | Blogger Theme by NewBloggerTheme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