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玉门看资源型城市如何转型

从酒泉到玉门老市区,海拔高度相差近1000米,但玉门人心里的落差可不止这些。一套黄金地段70平方米的房子,在北京,价格可能超过200万元;在酒泉,需要40多万元;在玉门老市区,售价2000元都无人问津。

最近,凤凰网上一组《一座靠石油起家最后没落的城市》的组照,在微信朋友圈中传开,佐证着这一事实。照片上的玉门市,杂草丛生,人烟稀少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传言是否和真相一致?玉门的转型成功了吗?会不会出现下一个玉门?

城市向左,油田向右

今年54岁的文师傅是土生土长的玉门人。据他回忆,上世纪80年代,玉门有家电影院。一到晚上,能容纳300人的电影院就座无虚席,通常是这场还没结束,下一场的观众就开始在外排队等候。后来又新建了两家电影院,仍一票难求。

官方统计,玉门老城区最多的时候有285家歌厅,如今大多已经销声匿迹。作为县级市,玉门曾是地级市酒泉的经济文化中心,一到周末大家都爱去玉门玩。央视《同一首歌》走进酒泉,就选在玉门,轰动一时。如今承办《同一首歌》的体育场已成残垣断壁。

"在那喧闹的祖国大地上,有一条喧闹着的山冈。山冈上有座年轻的城市,这就是我们亲爱的玉门油矿。"这是诗人李季在上世纪50年代写下的诗句。诗人不会想到,仅仅50年,这座城市就已不再年轻。玉门的繁荣与衰落竟连接得那么近。

变化是从1992年开始的。一名姓窦的工人讲,他拿了20多年60多元的工资从那时开始往上涨,城市的上空搭着无数脚手架,楼房呼呼地"生长"出来。热闹的景象持续了10年之后,楼房忽地又都不见了,人也减少了。玉门市33个居委会先是缩减成20个,2004年4月又缩减成12个。

其实玉门人对此早有思想准备。1985年开始玉门油田进入低产阶段,油田把附属的"三产"推向社会。有关部门还组织了"离开石油我们就不能活吗?"的讨论,进行舆论引导。上世纪末,玉门油田年产量下跌到历史最低的38万吨。吐哈石油会战的兴起,又使得5万职工家属迁往吐哈。

2003年,玉门市决定西迁至70公里外的玉门镇;之后,玉门油田东迁至酒泉。城市向西,油田向东,在地图上正好是一左一右,这让地处中间的老市区迷失了方向。

玉门市依矿设市,产业体系按照紧紧围绕油田、服务油田的模式而建,全市工业经济的90%和财政收入的60%来自玉门油田。"一油独大"使玉门经济遭受重创。市政府和油田生活基地"双迁"后,市属30多家依赖油田生存的企业纷纷破产,近7000名员工失业,地方工业体系被完全打破,工业经济总量迅速下降。转型艰难超乎预计,政府、企业乃至每位市民都切身感受到了转型的阵痛。

陈女士一家就经受过生活被撕裂的痛苦。丈夫要跟着油田搬到酒泉市,她必须跟着工作搬到玉门镇(玉门新市址),而孩子得留在老市区。一家三口被分在一个大三角形的三个角上,每周一次的会面变得非常奢侈,每周来回的交通费用就花去她当时工资的1/4。

"建设—繁荣—衰落—转型",这是资源型城市的发展规律和必经过程。虽然玉门油田还在不断发展,但其城市转型已刻不容缓。玉门这座"年轻的老城市"该何去何从?

从油流滚滚到"风光"无限

10月下旬,记者一行乘火车从兰州出发,经河西走廊到玉门,沿途看到成片的光伏发电装置;坐汽车西出玉门,又能看到很多风车在不停转动。

为实现转型,玉门人"引得春风再度玉门关"。昔日油流滚滚的石油城,如今"风光"无限。

"一年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。"南倚祁连山,北望马鬃山,平坦浩瀚的戈壁在两山间形成峡谷,地处其间的玉门成了有名的"世界风口"。经国家气象局首席气象专家评价,玉门风能资源理论储量在3000万千瓦以上,具有风力质量好、地形条件优越和易于大规模开发的特点,是建设"陆上三峡"的主战场。

"新能源产业是我们的首位产业。"酒泉市能源局副局长高生文说,全省第一座试验风电场、全国首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都花落玉门。转型中的玉门市立足风电,发展光电、水电和核电,发展通道经济,发展第三产业。20世纪60年代,玉门曾在第一届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评价中名列第53位,是当时甘肃省唯一的百强县市;如今,玉门的最新荣誉是全国"新能源产业百强县"第2名。

专家表示,石油城市实现转型,必须加大勘探开发力度,延长现有石油资源的开采周期,同时延长产业链,发展资源深度加工和综合利用产业群,为转型赢得时间和空间。石油石化产业是玉门转型发展的"压舱石",玉门市积极争取扩大炼化规模的政策,并申请建设国家商业石油储备库。玉门油田也开启了建设"双百"油田的新征程,用自身的转型拉动城市的转型。

长期以来,农业一直是玉门经济的短板。近年来,玉门市更加关注"三农"问题。玉门光热充足,是全国最大的啤酒花生产县市,啤酒花种植面积和产量占全国的1/3。目前,全市形成了啤酒原料、草畜、日光温室、设施养殖等优势主导产业。"没想到啤酒花成了我们增收的主要来源。这些年,政府的扶持越来越多,再加上啤酒花价钱不错,一亩地收入超过万元,让我们的日子有了盼头。"玉门市东渠村农民赵立梅说。

玉门转型成功与否,需要时间来检验,需要群众来评价。有一组数据可为我们提供参考:玉门市地方生产总值由2002年的33亿元增至2012年的160亿元,财政收入由1.1亿元增至8亿元,全市工业经济中非油产业的比重达到40%以上。

下一步,玉门还将着重发展工业旅游和红色旅游,进一步拓宽转型空间。据介绍,甘肃省出台的新丝路建设方案中,80%与酒泉相关,地处其中的玉门也将迎来发展新机遇。

转型一定要提早谋划

从模式上看,全国118个资源型城市中,只有玉门采取了整体搬迁的策略,具有特殊性。不过,玉门作为我国最早最典型的石油城市,也具有普遍性。我们关心玉门,是因为玉门的今天就是很多城市的明天。那么,谁会成为下一个玉门?

按类型分,石油城市大概可分为两种:一种为"先矿后城式",即城市完全是因为资源开采而出现的,如玉门、大庆、克拉玛依等,是"城市找油田";另一种为"先城后矿式",即在资源开发之前已有城市存在,资源开发加快了城市发展,如库尔勒等,是"油田找城市"。前一种城市社会依托较差、城市结构单一,转型难度更大。

"转型一定要提早谋划。若等到油气资源完全枯竭时再转型,整座城市将付出沉重代价。"酒泉市能源局规划科科长程志伟认为,资源相对充足期也是发展接续产业的关键时期,转型宜早不宜晚。在产业转型的同时,也要注重社会转型,进行制度创新,培育和发展市场体系。

它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国内外经验表明,石油城市一般可以沿着"开采—炼油—石化—精细化工"的链条延伸。美国著名的石油城休斯敦,在开发石油资源的基础上,大力发展炼油、石化工业。我国大庆、克拉玛依、盘锦等,也都在石油开采的基础上发展了炼油、石化和装备制造业,还制定了向精细化工进一步延伸的规划。专家认为,这个方向是正确的,但石化产品门类繁多,技术要求也很高,城市在选择技术路线时,一定要因地制宜、量力而行。

美国另一座石油城洛杉矶则闯出了另一条路。在石油开采高峰期,洛杉矶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年产5000万吨以上的生产能力。油田开发直接促进了炼油和石化工业的发展,还带动了农业开发,使原本靠近沙漠的季节性牧场变成粮棉、蔬菜、水果生产基地。洛杉矶陆海空运输发达,飞机制造业、军械工业迅速兴起,文化事业蓬勃发展,现已成为美国西部的工业中心、文化中心和太平洋东岸著名的现代化城市。

"资源型企业不能独居一隅、自成体系,必须走出封闭'峡谷',融入更广阔的市场空间和更发达的城市,以解决自身就业、环境和多元发展的问题。"一位玉门石油人说。

资源型城市转型是一个世界性难题。从发达国家的实践看,即便有雄厚的财力支持,转型也需数十年之功;在中国,资源型城市经济转型更是前所未有,可供借鉴的经验很少。此外,资源型城市普遍财力紧张,其经济社会转型注定"路漫漫其修远兮"。会不会有下一个玉门?谁会成为下一个玉门?大概100个读者心中会有100种答案。但是,只要我们从心理和行动上做好准备,枯竭就不是末日,转型也不再遥远。

关于

版权

公告

欢迎加入谷歌blogger交流群:125691905 设计:臧超 Github代码 本站开源
Copyright © 臧超地理频道 | Powered by Blogger Design by ronangelo | Blogger Theme by NewBloggerThemes.com